电热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青岛澳洋食品公司揭秘臭鱼存一年苍蝇烤进鱼片

发布时间:2020-03-04 14:32:25 阅读: 来源:电热炉厂家

近日,本报两名记者对即墨两家鱼片生产企业进行了暗访调查,除了发现企业管理一些漏洞以及员工个人卫生之外,还发现鱼片在生产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消毒间成了摆设,鱼肉在地面切割而且我们吃烤鱼片都是至少死了一年的鱼

烤鱼加工车间

澳洋:烤出来的鱼片中发现苍蝇

记者进入澳洋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洋)后一开始就被分在烤鱼加工车间,一片一片的烤鱼片从烤箱中通过人工协助放到加工带上,流入下一个加工环节。记者 加工时看到这些从烤箱出来的烤鱼大小颜色各不相同,经常会出现一些没烤透还泛着白色细软物的鱼片。教我们如何干活的领班告诫说,细软的鱼片是没有烤熟的, 不能直接加工,要先放置一段时间,等晾干后再加工。虽有要求,但并不严格,干活时很多工人都不会很仔细去看鱼片是不是烤透了。

流水加工速度非常快,工人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检查鱼片烤的力度是否合适,有些没烤熟、没烤透的,也都一起被工人塞进了机器里。

领班检查时看到有不合格的鱼片,迅速捡起来头也不回就直接扔到身后的铁板上,有时力度没把握好,将鱼片直接扔在地上。检查完后她让记者把掉在地上的鱼片捡起来放在铁板上晾干,甚至没有告诫记者擦一下鱼片上的灰尘。

记者在不断扔鱼片进机器的过程中,发现有片鱼片从烘烤箱里出来时上面有一个很大的黑点,拿起来拨开一看,竟然是一只被烤熟了的苍蝇。这只苍蝇经过挤压已经 和鱼片融为一体了,又黑又焦。记者问领班鱼片上有苍蝇该怎么办,领班很不耐烦地说,有苍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加工间里难免会有苍蝇飞进来,把苍蝇抠出来 扔了就行了。记者问她要是有苍蝇在鱼片里加工时没被发现怎么办?领班说加工时如果没发现脏东西,装箱子时工人也会发现的,每道工序都有人检查,一般是会 发现的。

随后,记者竟然又在鱼片里面发现一只死苍蝇,虽然没有被烤,但也掺在了鱼片里面,被记者拣了出来。记者看到,烘烤车间的苍蝇比较多,尤其是在烘烤箱的一头,工人往烘烤箱里送生鱼片的地方,因为生鱼片味道比较大,招来了不少苍蝇。

顺洋:鱼片晾在院子里引来很多苍蝇

记者第一次到顺洋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洋)食品有限公司的时候,就看到鱼片晾在院子里,很多苍蝇停留在鱼片上面,甚至还有一些大的绿头蝇。

当记者提出自己的疑惑,鱼片这样裸露在空气中,会招来很多苍蝇时,于主任告诉记者,这次是因为车间出了点问题,一般情况下,鱼片是不会放在院子里的。而第二天记者再次来打工的时候,果然没有看到有鱼片晾在院子里。

在打工暗访期间,记者曾到烘烤车间看过,虽然偶尔也会发现几只苍蝇,但不是很多,情况稍微好了一些。在配料室里,很多盛放调料的器皿上都被师傅盖上了一些东西,防止灰尘和苍蝇。

车间里的消毒卫生

澳洋:水随便冲就算消毒

不间断地往机器里扔鱼片,2个小时后记者的胳膊很快就酸了,但流水作业中途不能休息。记者跟领班说想去一下厕所,领班说,厕所在操作间外面,要快去快回,岗位上离不开人。记者问回来时是否需要消毒,她说,门口有自来水管,要是不嫌麻烦就洗一下手。

记者从厕所回来,看到门口有一个小门,门上写着消毒间三个字,但门是锁着的,很严实,根本打不开。有几个工人把鞋放在门口,换上自己带的拖鞋。进操作 间门口处有一个蓄水池,按照规定应该穿着水鞋先在池中将灰尘冲掉。但这里几乎所有的加工人员都没有穿水鞋。洗手的地方只有一块肥皂,上面全是油腻的脏物。 记者只好用水随便冲冲,就算是消毒了,回来后继续干活。

在加工鱼片的车间里,记者留意了一下,所有的工人没有一个戴手套的。经过5道压鱼的过程后,最后收鱼的工人也没有任何消毒措施,直接用手将鱼片放到加工的盒子中。

记者问领班直接用手是不是不卫生,领班说,不戴手套也是为了工人们考虑,以前也戴过手套,但这里的温度太高了,不停地干几个小时后手里容易出汗,有些工人就不愿意戴了。如果你想戴手套也可以戴。

说完她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副手套,记者看到手套的手指上已经被染成了黄色,味道极其难闻。记者表示只是随便问问,不戴手套。领班随手将手套扔到地上,示意记者继续干活。

顺洋:鱼池中的墙皮都脱落了

记者在顺洋做清洁卫生工作,进入操作间时带记者干活的于主任就要求记者换上工作服,穿上水鞋和防水围裙、卫生帽。经过消毒水池时,于主任要求记者先将脚上的水鞋在池中清洗一下,进入时,他打开水龙头自己冲了一下手,但他没有要求记者也洗手。

在加工车间里他给两名记者都安排了工作,一人上操作台切鱼,一人打杂。记者在操作台上切鱼时,于主任拿了十几条鱼放在旁边,手把手地教记者怎么切鱼。当记者切鱼时,他始终没有告诫记者需要洗手。

记者看到,化冰鱼池的墙皮脱落了很多,池底也有些高低不平,底部有些沉淀的脏物。干活的工人舀完池中的鱼后,用水冲掉池里的脏物,并用铁锨将冲不掉的脏物 铲掉,但冲过后没有用消毒水再清理。一个不锈钢水池里深褐色的水中放着一些装鱼的筐子,记者问师傅后得知里面是消毒水,专门用来消除筐子里的鱼味。

整个操作间比较干净,没有明显的不干净的地方,但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卫生规则制度,一切全凭员工的自觉。记者来到操作间后,没有人告诉记者打扫完卫生后不能去碰切割好的鱼肉,记者在漂白鱼肉的水缸中碰鱼,也没有人在意。

◎原音重现

操作间发现苍蝇

有苍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加工间里难免会有苍蝇飞进来,把苍蝇抠出来扔了就行了。

澳洋食品有限公司领班

消毒

门口有自来水管,要是不嫌麻烦就洗一下手。

澳洋食品有限公司领班

臭鱼

臭的鱼也有,有些鱼可能是打捞上来准备冷冻时就坏了,送过来后也不能浪费,只要鱼肉不是太臭还是可以割肉的,烤一烤再加上调味剂就吃不出来了。

澳洋食品有限公司工人

割鱼操作间

澳洋:在地上割鱼,脏了用水一冲

熬到了中午11点半,上午的工作终于结束了,经过四个小时的流水作业,此时记者早已直不起腰来。

记者手上几乎全是烤鱼味,但这个味道却有些刺鼻。洗了手后准备吃饭,当天恰巧是财神节,午饭是两个菜,吃饭的工人很多。饭后不少工人都回宿舍休息去了,有 些人蹲在工厂门口抽烟,加工间几乎空无一人。记者走进了割鱼的操作间,地上散发着鱼臭味。加工间旁边是割鱼的地方,记者进去后不禁大吃一惊,一个两百多平 方米的车间内,地上几乎摆满了鱼,全都堆在一起,水管在地上冲着水,到处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临近中午休息时间结束,有三个工人提前进来干活。两人坐在地上,一人上了操作台。地上放着小马扎,坐在小马扎上的是一男一女,记者看到他们从地上捡起一条 鱼来,放在自己身边的地方,几刀先割去两侧的鱼肉,再将鱼骨扔在一边,最后割掉鱼肉上的鱼皮。整个加工过程都是在地上完成的,割完的鱼肉也扔在地上,看到 有些脏物黏在鱼肉上,工人用水管冲了冲就算消毒了。

顺洋:操作台上干活,基本干净但仍有个别臭鱼

所有干活的工人每个人都有一个操作台,记者被安排在第三排第二个台面上,台面有两处水管,大部分工人都打开一个水管放在台面上,水不断地流出来,冲掉鱼身上和旁边的脏东西。

工人们在清理鱼肉身上的鱼皮时,通常会把水管放在旁边,基本鱼肉上没有脏物留下。每个人都有一个装鱼垃圾的筐子,有时不注意鱼皮会掉在地上,打杂的工人每隔一个小时左右会去清理一遍,保证地面上没有太多杂乱的垃圾。

记者问身边干活的工人这些切割的鱼质量怎么样时,对方告诉记者,这些鱼都不是刚打捞上来的鱼,都冰冻了很久。解冻后有些鱼肉都松垮下来了,偶尔也能碰到一些臭鱼,只要鱼肉不是特别臭,基本上还是会切割的。

鱼都是一年前就冰冻起来的

澳洋:鱼肯定会有臭的,但是还能吃

在打工期间,记者中午休息时,在割鱼操作间里跟一位正在割鱼的工人聊天,记者问她,这些鱼都是刚打捞上来的新鲜的鱼吗?工人说,当然不是了,这些鱼都是冰冻起来的,送来时还都结着厚厚的冰。至少冰一年以上了。

记者有些吃惊,这些鱼都是一年以上的鱼吗?咱烤的鱼没有新鲜的吗?她说,基本上没有刚打捞上来的鱼,我从来没有割过,都是先给这些鱼解冻,然后我们才割鱼。

这些鱼里有没有臭了的?臭的鱼也有,有些鱼可能是打捞上来准备冷冻时就坏了,送过来后也不能浪费,只要鱼肉不是太臭还是可以割肉的,烤一烤再加上调味品就吃不出来了。

鱼都是青岛海边打捞上来的吗?这些鱼是鳕鱼,但好像听说这些不是青岛产的鱼。

顺洋:鱼起码冰了一年多,从外地运来的

记者刚开始打工时,师傅让记者从冰水池中捞起那些没化开的鱼,将其掰开。水池中的温度很低,手在水里超过几秒钟就会冻得发红。一个水池子大概能装几千条鱼。

师傅告诉记者,这些冰冻的鱼送来后,要在加满水的水池子中放最少4个小时才能将鱼都化开,有时为了化得更快,下班前放上,第二天一早用。

来了一辆送冰冻鱼的集装箱车,师傅让记者跟他一起抬货,记者站在车厢中和师傅一起抬冰鱼块,抬完一车后拉到空水池旁边,将这些冰块鱼扔到里面,反复几次后 搬完了。记者问后得知,这些冰块一共有135块,有上千条鱼。记者问他这些鱼为什么那么冰,是什么时候的鱼时,师傅告诉记者,这些鱼起码都冰了一年多了, 鱼是兔子鱼,因为这些鱼的形状很像兔子的耳朵,青岛没有这些鱼,都是从外地运过来的,所以一次会运很多,用不了的就冰起来。

他说这里平时人多时干的活特别多,有时一天要拉400多块冰鱼,四个水池子都装满了。记者问他,一年前的鱼现在进行加工会不会口感差一些,师傅说,不碍事,鱼都是冰起来的,口感是靠后期加工,不靠冰冻的时间。

文/图本报记者

本报将对鱼片的生产加工过程继续予以探访报道,也欢迎知道鱼片生产加工等环节内幕的市民拨打本报热线:80889088。

◎记者手记

连续两天在两家公司打工,记者除了身体累外,内心承受了更多。有些场景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堆在地上的鳕鱼,脏乱差的操作间环境,再想想超市内味美的鱼片,真的很难将两者联系起来。

在澳洋的工作是流水作业,几乎没有一分钟能休息,算算平均一分钟往机器中扔30个鱼片,一小时差不多胳膊要动1800多下,4个小时下来就是7000多 下。难怪干活时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像在煎熬一样。中午休息时早已经是腰酸背疼了。那么,是不是这么密集的工作量,使得工人们无暇去管是否卫生,上完厕 所不洗手接着干活,鱼片掉在地上捡起来接着包装呢?当记者看到割鱼在地上进行,烤鱼片装在麻袋里,制作鱿鱼时用的脏油心里的滋味真的无法形容。

幸亏,记者第二天去了另一家公司打工,这家公司的环境令记者重新对这个行业保持了信心,工作帽、工作服、雨鞋、放水围裙等,虽然这家公司仍有一些缺憾,但不少卫生工作已经做得基本到位。

结束了两天的打工时间,记者回到家后,脱下来这两天一直穿的裤子,洗完后发现,裤子上仍然还有很厚重的鱼味,但是,这个味道却不怎么鲜美。

内蒙古制做工服

潍坊工作服定做

山西工作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