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每个女孩都是天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1:25 阅读: 来源:电热炉厂家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个家长的心愿,正因为有了这份期盼,家长们都不允许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于是跟风给孩子报各种兴趣班辅导班,却往往忽略了孩子自身的特长和兴趣……

1.有心栽花花不发

简宁是公认的女强人,在一家集团公司担任总裁,但相比事业上的一帆风顺,她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简宁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偏偏丈夫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于是两人之间摩擦不断。后来,丈夫去了国外,夫妻关系名存实亡。这些年幸好有女儿蓓蓓相伴,日子才不那么孤独。

蓓蓓今年十岁,开朗活泼的她,似乎从来不知忧愁为何物,走到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那清脆爽朗的笑声能把鸟群惊飞。 可惜简宁一点都不喜欢蓓蓓这种性格,她希望自己的女儿是一个举止优雅的小淑女,而不是一个大大咧咧的疯丫头。 一天,简宁到一位朋友家做客,朋友唤出女儿,让她为客人弹奏一曲。那女孩和蓓蓓年纪相仿,但气质截然不同。她端坐在钢琴前,表情认真,目光专注,双手轻盈如穿花蝴蝶,在琴键上翩翩起舞。

一曲终了,简宁拉住女孩,赞叹不已,她不是假意恭维,而是真心羡慕。 回到家,刚进别墅大门,蓓蓓便迎着她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吹泡泡,那些五彩缤纷的泡泡,被阳光照耀得晶莹剔透,像蒲公英一样漫天飞舞。蓓蓓咯咯咯地笑着:"妈妈,漂亮吗?" 简宁没理女儿,板着脸往前走,再美丽的泡泡,也是转瞬即逝,一个十岁的女孩,还喜欢这种幼稚的游戏,再联想到刚才那个女孩的表现,她怎能不生气? 简宁做出了一个决定,要让女儿学习弹钢琴,她甚至有点后悔,学弹琴既可以提升气质和修养,又能锻炼耐心和定性,对性格毛躁的蓓蓓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自己为什么没早一点想到呢? 简宁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她第二天便去琴行买来一台名贵钢琴,接下来,她又重金聘请了一位钢琴老师,每周定期上门来教蓓蓓学习弹钢琴。 一开始,蓓蓓对这台钢琴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有事没事就敲几下琴键,听那叮叮咚咚的声音,可是当她正式上了几节钢琴课后,很快便产生了抵触情绪。说起来也难怪,让一个活泼好动的女孩,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被动地学习某种东西,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这次简宁下定了决心,绝不允许女儿半途而废,因此尽管蓓蓓又撒娇又耍赖,不想再学弹琴,简宁总是一口回绝,没任何商量的余地。 可惜蓓蓓学琴始终没太大长进,一首入门的曲子都弹得磕磕绊绊,而且她每次坐在钢琴前时,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这天,简宁回到家,刚走进客厅,便听到了钢琴声,断断续续的,不怎么流畅,今天没有钢琴课,看来是蓓蓓在主动练习,简宁心里一阵欣慰,迈步上了楼梯。

推开琴房的门,简宁不由一怔,她这才明白蓓蓓今天为什么会这么积极,原来房间里还有一个和蓓蓓年纪相仿的女孩,正满脸羡慕地看着坐在钢琴前的蓓蓓。

蓓蓓从琴凳上下来,按了一下琴键,发出咚的一声,她招手唤那女孩:"你也来试试!"

那女孩似乎吓了一跳,竟往后退了一步,连连摇手:"不行不行,我哪会啊……"

这时蓓蓓发现了门口的妈妈,拉着那女孩的手走过来说:"妈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贝贝!"

简宁语气温和地说:"你也叫蓓蓓啊?和我女儿小名一样。"

贝贝一副怯生生的模样,低声说了一句话,声音轻得像蚊子叫,简宁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蓓蓓笑嘻嘻地开了口:"妈妈,她是宝贝的贝,和我的不一样。"

简宁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性格内向的小女孩,她衣着略显寒酸,鞋子已经很旧了,脸上那两坨高原红,透露着她的乡村出身,但小女孩长得很俊秀,眼神里透着一股灵气。 在简宁审视的目光下,贝贝越发忸怩不安,她轻声对旁边的蓓蓓说:"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找你玩。"说完又很有礼貌地对简宁说道:"阿姨,再见!"

贝贝离开后,简宁问女儿:"这个女孩应该不是你的同学吧?你们怎么认识的?"

简宁很清楚,以贝贝的家庭条件,是上不起女儿所在的贵族学校的。果然,蓓蓓兴冲冲地说道:"她不是我同学,说起我们的认识过程,还有几分传奇色彩呢!"

蓓蓓平时上学是由保姆负责接送的,但蓓蓓太过淘气,经常在保姆焦急的呼唤声中,跑得没了影。这天,蓓蓓正独自一人玩得开心,路边突然蹿出一条野狗,冲着蓓蓓又叫又跳,把蓓蓓吓傻了,危急时分,一个小姑娘如侠女般从天而降,举着一根木棒赶走了野狗。

蓓蓓对这个叫贝贝的女孩佩服极了,人家比自己矮,还比自己瘦,怎么就这么威武呢?她拉住贝贝的手不肯放了,两个同龄女孩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从那以后,蓓蓓便经常溜出去和贝贝玩,贝贝的父母都是民工,在做了七年留守儿童后,贝贝被父母接到城里,在一家民工子弟学校上学。说来也怪,尽管两个女孩家庭条件天差地别,成长环境截然不同,性格也完全不一样,但相处起来却异常融洽。今天是蓓蓓第一次邀请贝贝来家里,没想到恰好就被简宁给撞上了。

讲完两人的故事后,蓓蓓迫不及待地说:"我想以后学琴练琴时,让贝贝多来陪我,妈妈,你觉得怎么样?"

简宁皱了皱眉没说话,要说她嫌贫爱富,那倒不至于,但像她这种社会层次的人,难免有高高在上的一面,她确实不愿意让女儿和那种底层家庭的孩子有太多接触,谁知道会不会沾染上什么坏习气呢?她用尽量委婉的语气说道:"你可以请同学来陪你啊,小雪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还有……"

还没等简宁说完,蓓蓓便打断了她:"快拉倒吧,她们跟我在一起时,哪次不是吵吵嚷嚷的?让她们陪我练琴?下辈子吧!"

这倒是实话,蓓蓓那些朋友,个个是充满优越感的小公主,从来不懂得什么叫谦让,让她们安安静静地陪伴别人,恐怕难于登天。

看出简宁有些动摇,蓓蓓加大了央求的力度:"哎呀,妈妈,你就答应我吧,练琴那么枯燥,有人陪着我,我才能坚持下去啊!"

简宁只好点头同意了,但她提出一个条件:"让她陪你练琴可以,但你必须答应妈妈,下点功夫,把琴练好,绝对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好吗?"

蓓蓓兴奋地跳了起来,发出一声欢呼:"耶!"

2.无心插柳柳成荫

有了贝贝的陪伴,蓓蓓练琴果然比以前上心多了,简宁回家不太晚的时候,总会听到从琴房传出的弹琴声,尽管她在这方面是纯粹的外行,但也能听出女儿弹奏出的乐曲,越来越流畅了。

往常蓓蓓练琴时,简宁很少进去,她怕影响到女儿。这天,朋友送了简宁一箱正宗赣南脐橙,简宁切了一盘,想给两个女孩送去,可当她推开琴房的门,整个人顿时呆住了,房间里的那幕情景,是她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坐在钢琴前的,并不是她的女儿,而是那个叫贝贝的女孩,她上身微倾,眼睫低垂,双手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起落,一串串柔美的音符从十指间流泻而出。 被誉为乐器之王的钢琴,也许真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那个神情专注到旁若无人的小女孩,整个人都不自觉地透出一股傲气,哪还是初见时羞怯拘谨的模样?

蓓蓓又在干什么?她在吹泡泡,她一边绕着钢琴旋转,一边嘟起小嘴吹着,一串串色彩斑斓的泡泡飘浮在钢琴周围的上空,给那个专心弹琴的女孩,镶上了充满梦幻色彩的背景……

简宁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轻地鼓了几下掌。贝贝蓦地抬头,琴声戛然而止,她从琴凳上下来,走到简宁跟前,表情有些惶恐,轻轻叫了声阿姨。 简宁笑了笑,说道:"你弹得很好啊,怎么不弹了?"

贝贝低着头不说话,简宁不愿为难一个孩子,淡淡地说道:"天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别让父母担心。"

贝贝如蒙大赦,一溜烟地走了,简宁回头看着女儿,只见蓓蓓眼珠乱转,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简宁伸手一指钢琴:"妈妈想验收一下你最近的成果,去吧。"

蓓蓓磨磨蹭蹭地坐在钢琴前,硬着头皮弹奏了一小段,很快便弹不下去了,又去取了曲谱来,一边看一边弹,越发显得顾头不顾尾,到后来已经完全找不到调了。 "够了!"简宁不想再听下去,挥手叫停了女儿,"这么说,这段时间你根本没练琴,我听到的弹琴声,一直是来自那个叫贝贝的女孩,对吗?"

蓓蓓吐了吐舌头,用讨好的语气说道:"让您猜着了,您真是神机妙算!" 简宁气不打一处来:"你跟人联手,骗过了我,很得意是不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蓓蓓不吭声了,过了好半天,才嘟囔着说道:"我是真的对学钢琴没兴趣嘛,一坐那么久,能把人闷死。贝贝就不一样了,她特喜欢这个,老师教我的时候,她就偷偷地学指法,练了也没多久,就能弹那么好了,其实我们也不是故意骗你的!"

简宁盯着女儿,恨铁不成钢:"你知道我刚才看着你们俩时,是什么感觉吗?她像一个高贵优雅的公主,你像是她身边的一个丫鬟!"

简宁以为自己这么说,能起到刺激女儿的作用,没想到蓓蓓一点都不介意,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她笑嘻嘻地说:"真的吗?那我可亏大了,下次让她给我扮丫鬟!"

简宁气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了,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儿,却一点都不像自己,倒是越来越像她那个不思上进的父亲。简宁不想再和女儿磨叽,当即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以后不要再和贝贝来往了,那女孩看似单纯,其实很有心计,你不是人家的对手。"

蓓蓓一听就急了:"我们本来就不是对手,我们是朋友!不就是用了用我的钢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简宁冷冷地说道:"我花钱买钢琴、重金请老师,是为培养自己的女儿,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你倒说说看,我得到了什么?"

简宁一向心疼女儿,很少对女儿这么严厉。蓓蓓低下头去,眼里有了泪光,简宁多少有些不忍心,但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来。过了好一会儿,蓓蓓抬起头说道:"这件事不能怪贝贝,完全是我的错,我以后会认真学琴的,你也别禁止我和朋友来往,好吗?"

简宁迟疑不决,蓓蓓摇着她的胳膊,又是撒娇,又是央求:"我保证,给我一段时间,我会比贝贝弹得还好,好不好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说话了?"

简宁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她不想让女儿幼小的心灵受到过深的伤害,不过有了前面的教训,简宁不再采取放手的政策,只要一有时间,她就会去监督女儿练琴,还会不定期进行考核,让女儿弹奏一曲。

蓓蓓也的确说到做到,琴艺在不断提高,以简宁那点鉴赏水平,听两个女孩的弹奏,已经辨不出孰高孰低了。

3.东边日出西边雨

这天,简宁在家里接待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那是她大学时的舍友,两人很久没见了,一见面便异常亲热。

舍友还带来了她的老公,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据舍友介绍,她老公姓莫,是一所知名音乐学院的老师。

简宁正在和舍友追忆大学时代的往事,突然从楼上传来舒缓如流水的音乐声,那位莫老师精神一振,像大烟鬼嗅到了烟味,侧过头去,仔细倾听。

简宁很感兴趣地看着他,舍友司空见惯地摆了摆手说:"别管他,职业病!"

莫老师似乎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双目微微睁着,口中喃喃自语:"不错、不错,《秋日私语》,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经典曲目,指法虽然还有些生涩,但对这首乐曲的精髓,已经有了一定的领悟,那种童话般的秋日意境,已经能通过音乐传达出来了……"

那首曲子的余音都已消失了,莫老师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他问简宁:"我刚才好像听你说过,你有一个女儿,这首曲子是你女儿弹奏的吗?"

其实简宁也不清楚,弹奏这首曲子的,是两个女孩中的哪一个,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莫老师追问道:"你女儿多大年纪?学钢琴有多长时间了?"

听了简宁的回答,莫老师连声赞叹:"你女儿在音乐上绝对是可造之才,假以时日,一定会大有成就,你一定要好好栽培她,千万不要浪费了她的天赋!" 简宁有些心虚,掩饰什么似的拿起壶,给客人斟了一杯茶。莫老师刚把茶杯放到唇边,动作突然停下了,又有一首乐曲,从楼上传来。

莫老师凝神倾听片刻,微微皱起眉,很肯定地说:"这两首曲子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弹奏的!"

简宁莫名地有些紧张,稳了一下心神说道:"可能是我女儿的一个朋友,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听出来的?"

莫老师沉吟道:"这首《献给爱丽丝》,本身难度就低很多,单从技法上来说,弹奏得也算过关,问题是她演绎出的作品,干巴巴的,只有内容,没有灵魂,缺少了对音乐的热爱和领悟,学一辈子钢琴,也只是个匠人,永远成不了大家!"

简宁呆呆地听着,莫老师继续往下说:"琴声即心声,若不出我所料,这个女孩根本不喜欢弹琴,很可能是家长在强人所难。刚才我劝你别浪费了女儿的天赋,如果有机会见到那女孩的家长,倒想劝劝他们,别浪费了孩子的时间!"

刚说到这里,只见两个女孩手牵着手,从楼梯上走下来,简宁赶紧唤过女儿,让她跟两位客人问好。莫老师微笑着对蓓蓓说:"好可爱的小姑娘,你弹的《秋日私语》我听了,很不错!"

蓓蓓很干脆地回答:"那首曲子不是我弹的,是她!"说着用手一指旁边的贝贝。

莫老师怔住了,蓓蓓接着说道:"我弹的是《献给爱丽丝》,伯伯,你应该也听到了吧?我弹得怎么样?"

莫老师表情尴尬,简宁一脸难堪,两个女孩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位舍友想圆一下场,她看着贝贝说道:"这个小姑娘好像不怎么爱说话啊,你学弹钢琴的时间不短了吧?" 贝贝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犹豫着没答话,蓓蓓可不管那么多,心直口快地说道:"她平时是和我一起练琴的,学弹琴还没我早呢!"

这下客厅彻底陷入了冷场,一场聚会最终不欢而散,简宁送走客人回来后,脸上像是罩了一层寒霜,她一向争强好胜,这次算是颜面扫地了。

这时贝贝已经离开了,简宁走到女儿跟前,斩钉截铁地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你见到贝贝时转告她,让她以后别再来练琴了。"

蓓蓓吃惊地睁大眼睛:"妈妈,为什么?我又做错什么了?"

简宁沉着脸说:"你没错,错的是我,怪我一念之仁,让你当了人家的陪衬,让我成了别人的笑柄!"

这次不管蓓蓓再怎么百般央求,简宁都铁了心不再改变主意,说她嫉妒也好,说她不甘也罢,反正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被一个贫家女孩比下去,尤其这个贫家女孩绽放光芒的机会还是自己给的。 到后来蓓蓓的小脾气也发作了,跺着脚甩着手嚷道:"好吧,既然你说话不算数,那我以后也不练琴了!"

其实刚才听了莫老师那番话,简宁在女儿学琴这件事上已经心灰意冷了,她掉头离去,甩给女儿一句话:"你不是三岁小孩了,自己看着办!"

4.山穷水尽疑无路

经历过这些事后,蓓蓓似乎成熟了很多,有一次,简宁从外面回来,看到女儿站在阳台上,仰头看着那些随风飘逝的泡泡,不再像以前那样兴高采烈,表情中反而有一丝忧伤。

简宁虽然心疼女儿,但并没有试图去劝慰她,她想起了一句歌词: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

自打那天起,贝贝便再也没来过,简宁心里反倒有些过意不去,对方毕竟只是个和女儿同龄的孩子,自己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分了?于是简宁试探性地问女儿:"你怎么不邀请贝贝来家里玩儿了?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在学琴上互相影响,又没有不让你和她做朋友!"

蓓蓓说:"我们还和以前一样,经常在一块儿玩呢,不过她好像不愿意来我们家了,我叫过她几次,她都没有来,要不我哪天再叫她一次,不行就把她拖来……"

让简宁没想到的是,贝贝没有来,她的父母反倒登门了,那是一对衣着朴素的中年夫妇,手里拎着大包小包。

两人的言谈和衣着一样朴实,也不会说什么客套话,三言两语便说明了来意。原来,贝贝所在的学校在六一前夕组织了一场文艺汇演,在那场演出中,贝贝大出风头,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充满自信地在钢琴前弹奏一曲,谁都没想到,这个内向寡言的女孩,居然还有这一手……

贝贝的父母得知后,更是不敢相信,女儿从来没学过弹钢琴,怎么突然会有这种表现?经过再三追问,贝贝终于吐露了实情,这对老实人当时就坐不住了,特意回了一趟老家,搜罗了一堆土特产,来简宁家登门致谢。

简宁嘴上说着客气话,心里早就犯起了嘀咕:这些土特产分量不轻,会让这对出卖苦力的夫妇破费不少,他们真的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单纯为表达谢意?简宁不信。贝贝在她这儿练琴早已成为过去式,他们完全可以省下这笔冤枉钱!简宁略加思忖,便猜出了他们的用意,这对夫妇煞费苦心,不惜血本,恐怕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女儿继续来她这里蹭琴。

简宁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什么样的人没对付过?怎么会甘心被一对民工夫妇算计?她很快拿定了主意:东西坚决不能收,他们的条件提都别想提。为了避免陷于被动,简宁决定先把话说到前头,她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贝贝这个小姑娘挺懂事的,我很喜欢她,也愿意让她一直来我家练琴,只不过……"

没等简宁继续说下去,贝贝的父亲赶紧开口了:"我闺女打扰您那么久,我已经很是过意不去了,哪能再给您添麻烦?前几天我已经给贝贝报上钢琴班了……"

这种结果让简宁始料未及,愣了一会儿才说:"那种钢琴班,收费应该不低吧?" 贝贝的母亲接上了话头,她叹了口气说:"是挺贵的,对我们来说,拿出这笔钱确实不容易,不过既然孩子喜欢,我们做父母的,哪能不全力支持?活这么辛苦,不就是为了孩子吗?"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简宁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其实,在音乐这个领域,想要出人头地还是很难的,多数人学会这些东西,对未来并没什么实际的帮助,你们还是应该多考虑考虑。"

贝贝的父母对视一眼,布满岁月风霜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男人言辞恳切地说:"我们没想那么多,也没想那么远,看到孩子弹琴时陶醉的表情,我们比做什么都高兴,这就足够了……"

简宁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她忽然有种发自内心的惭愧,也许论社会地位,贝贝的父母和她天差地别,但这对质朴如黄土地的民工夫妇,今天实实在在给她上了一课。

5.柳暗花明又一村

简宁发现事情似乎颠倒过来了,贝贝不来她这里练琴了,蓓蓓倒是开始经常陪她去上钢琴课。有一天,蓓蓓兴冲冲地回到家,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样,简宁问女儿遇到了什么高兴事,蓓蓓眉飞色舞地说:"钢琴老师今天夸贝贝了,说她是自己遇到过的最有天赋也最努力的学生,还说贝贝以后一定会有出息。你说贝贝棒不棒?"

简宁只能付之以一声苦笑,也许成人的世界,孩子永远不会懂,而孩子的世界,成人也永远进不去。 放寒假后,蓓蓓和贝贝几乎整天腻在一起,有时回来得比简宁还晚,简宁责怪女儿时,蓓蓓还振振有词:"你以为我和贝贝在一起就只会玩吗?我们就不能忙点正事?"

简宁又好气又好笑:"那你倒说说看,有什么大事要劳烦两位大小姐?不会是拯救地球吧?"

蓓蓓顺着楼梯跑了上去,回过头来神神秘秘地一笑:"保密!"

春节前夕,市电视台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大型文艺汇演,简宁作为受邀嘉宾在头排就座。各种节目精彩纷呈,一段舞蹈结束后,舞台陷入黑暗,当璀璨的灯光重新亮起时,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焦在舞台之上。

舞台正中央摆放着一架钢琴,钢琴前坐着一个穿公主裙的小女孩,面容沉静似水,气质优雅如兰,在万众瞩目中,她将双手缓缓放在琴键上,一阵轻快的音乐声随即响起。台下的简宁早就看呆了,这小女孩不是贝贝吗?丑小鸭这么快就变成了白天鹅!简宁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是羡慕还是失落?为什么好像还有一丝欣赏?

灵巧的十指在琴键上飞舞,柔美的旋律在大厅里徜徉,跳跃的音符四处奔走,幻化成一串串飘飞的泡泡……这时,一个打扮成花仙子模样的小女孩,臂上挎着一只花篮,轻盈地舞着,出现在舞台上,她撒下的不是花瓣,是比花瓣更美丽的泡泡……

简宁一下站起身,难以置信地盯着台上,发出惊喜参半的一声低呼:"蓓蓓?我的蓓蓓……"

蓓蓓像一个会魔法的小仙女,从花篮里取出各种工具,吹出无数形态各异的泡泡:有的化作满天花雨,瞬间洒满整个舞台;有的像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追随着她翩跹的舞步;有的是大泡泡里套着很多小泡泡,恍若童话中的魔幻水晶球…… 观众席上不时发出惊叹之声,惊叹这个女孩超凡脱俗的想象力,惊叹她能把吹泡泡这个游戏,演绎得如此花样百出、美不胜收。很多人面带感动之色,那五光十色的泡泡,唤起了多少童年的回忆?简宁呆呆地站着,眼睛渐渐潮湿了。

两个女孩一静一动,配合得天衣无缝,谁也遮不去谁的光芒,反而交相辉映,让彼此焕发出双倍的自信和魅力。飞舞的泡泡与琴声的韵律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同呼吸共命运的节奏,仿佛那七彩的泡泡,是悠扬的琴声所幻化。

当两个女孩手拉着手,向观众鞠躬致谢时,台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简宁把手都拍疼了,那一刻,她彻底看清了自己曾经的狭隘,她庆幸自己醒悟得还不算晚。

简宁来到后台时,两个女孩正在卸妆,蓓蓓看到妈妈,飞快地跑过来,满脸的兴奋:"妈妈,我的表现怎么样?"

简宁把女儿搂在怀里,只说了一句话:"妈妈以你为傲,你是妈妈心中永远的天使!"

简宁走到贝贝面前,蹲下身去,把双手放到她的肩上,迎接简宁的是贝贝腼腆的微笑。简宁看着她的眼睛,真诚地说道:"贝贝,你也是最美的天使。每个女孩都是天使!原谅阿姨以前的一些做法,好吗?"

整整一个晚上,简宁心潮起伏,等到女儿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她拨通了一个远方的号码,当那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简宁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轻声说道:"你在那边还好吗?我想 带女儿过去看看,帮我订两张下周的机票……"

仙剑奇侠传破解版

九欧彩票app

西游修仙记手游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