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脸溃烂女子与父亲相认伤情严重难以辨认需转院[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0 15:45:13 阅读: 来源:电热炉厂家

谁让其沦落风尘碾作泥,又有谁不顾千山万水对其永不言弃。在父亲节到来的前几天,一位父亲总算见到自己失踪一年多的女儿。只是他原来美丽的女儿,再次见到时,却是差点让虫子活生生吞噬。

6月17日早上7时15分,云南楚雄市西舍路乡西舍路村口,等了一个小时车的王作生总算坐上班车,3个多小时后在楚雄市转车往省城昆明的机场赶去。

从来没坐过飞机的王作生从东南快报的报道中得知失踪一年多的女儿的消息,用37个小时跨越2200多公里直线距离,18日晚上8点多赶到福州市铁路中心医院住院部四楼外科一区,却有点不敢往前走了。

“真的会是我的女儿吗?”47岁的王作生朝病房内探了探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而入,他逐步靠近,眼睛紧盯着病床上的王思丽。“爸”,没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王思丽先认出他来。顿时王作生哽咽了,泪流满面。

即使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依然无法一下子接受这个现实。

但,照顾女儿的间歇,他对女儿说:“无论你伤成什么样,你都是我们身上的一块肉,现在爸爸来照顾你。”

事件进展

父女相认 她反倒安慰起父亲

因为飞机延误,直到前天下午5点,飞机才在长乐国际机场降落,王作生马不停蹄,直奔铁路医院。

这夜,福州暴雨,七点半左右,王作生找到女儿王思丽的病房,父女相认的一刻,王思丽的表哥李天玺感觉时空凝滞,“无法想象”,他别过头去,他只比表妹大一岁,从未经历过身边的亲人受到如此严重的伤病的侵袭。

王思丽受的伤,几乎让父亲辨认不出来,只从“没有受伤的部位,脸部的轮廓”来判断,尚有女儿的影子。

坐在病床边,父亲王作生几度落泪,“这么久了,为啥不跟家里人联系?”

“手机丢了,家里的电话号码也记不起来了”,王思丽显得异常平静。

与女儿谈起伤口的状况,王作生感觉女儿的思维出现错乱,“前三分钟讲的话,后三分钟似乎记不得了”。医生表示,因为蛆虫的病灶尚在,引发的炎症也是间歇的。而让他想不到的是,看到自己落泪,王思丽甚至主动安慰起他来。“这在以往看不到的,如果我伤心,她会更伤心的”,王作生不知道女儿到底遭遇了什么,精神受到如此严重的刺激。

为了方便照顾,医院在病房内为家人安排了床位,18日深夜,王作生听到女儿疼痛加惊恐的喊叫声,“我喊起她,说你是不是疼,她说,没有啊”,王作生说,女儿受到的刺激估计把她带入噩梦的边缘。捣鼓一夜下来,李天玺只睡了两个小时,王作生则几乎彻夜不眠,当他将女儿的病情告知她的表姐时,在那个乡村小家族里,悲伤蔓延开来。

夜晚,王作生伏在女儿的床头,“无论你伤得怎么样,你都是父母身上的一块肉,什么都不要想,安心养伤,有爸在。”

延伸阅读:生蛆女子曾在夜场弹古筝 本是美女性格也很开朗女子脸部溃烂清出200多条蛆续 患者家属或已找到福州女子脸部溃烂清出200多条蛆 自称哈佛大学毕业 显示全文

刻不容缓

医生:尚不清楚蛆虫还有多少 要立刻转到大医院

据铁路中心医院的医生介绍,王思丽的心率每分钟140多下,前夜甚至发烧39.8℃,由于鼻骨深处的“病灶”因技术设备的原因尚无法清除,诱发的炎症还会持续下去,此外,王思丽还经常出现间歇性精神异常。目前,药物上的治疗只能尽量维持其生命体征,医生表示,困于技术原因,尚不清楚藏在深处的蛆虫还有多少,而如果强行操作,一旦破坏到大的血管,很可能有生命危险,但若不及时清理这些病灶,一旦蛆虫进入到脑部,侵害到部分脑部组织,后果将是致命性的,转移到符合救治条件的大医院已经刻不容缓,尤其是一些在五官科方面有足够技术支持的大医院。

而目前为止,王思丽仍然未度过危险期。据铁路中心医院医务科黄科长表示,从接收王思丽那天直到现在,一直都在免费为其进行治疗,并尽最大努力救治,只要家属提出转院做进一步的治疗要求,他们会安排相关医院的专家会诊,根据病情看哪家医院更适合救治她。

此外,昨日下午,在福州打拼的云南老乡王女士告诉东南快报记者,老乡群里也在关注王思丽,老乡们还到医院探望,并带了两箱牛奶,拿了数百块钱给王作生,“我们会一直关注下去,并尽力提供帮助,但个体的力量实在有限!”

对于王思丽一家而言 治疗费用将是无底洞

采访中,医生告诉东南快报记者,根据王思丽目前的病情,接下来的治疗投入将是无底洞。

而这对一个年收入仅两三万元的农民家庭将是巨大的考验。铁路中心医护人员希望借助本报,号召社会爱心人士及相关组织机构能够尽力帮扶王思丽。

如果您有意帮助王思丽,这是王作生提供的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卡的账号:6223690489312575户主:李成美(王思丽的母亲);王作生的电话:15125864688

她17岁就来福州打拼

从山村飞往城市曾是她最美的梦

弟弟说她有过明星梦 父亲说她是个晚熟的孩子

王思丽2012年的自拍

17岁就从家里出来的王思丽,出生于云南楚雄极为边远的一个村落,与许许多多农村出来的男孩女孩一样,都有一个走出山村去城里打拼,并最终能让家人过上城里生活的梦。

只是经过6年在福州的打拼,她的梦破灭得异常凄惨。是谁或者是什么让她在福州的街头流浪无法回家,这些目前还不得而知。但过去的她,父亲记得清清楚楚。

显示全文

每次回老家她都过家门不入,先找父亲

在父亲王作生的记忆中,女儿从离开村子去城市里打拼开始,每次坐班车回家,都是过家门不入。她会直接到乡里,径直到王作生开的小茶室坐上两三个小时,谈谈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那是福州,靠海,地很大,人很多”,之后再和父亲一起坐电摩回家,直到2013年10月25日父亲送她上车之后,这种情景便再没出现过。

王作生费尽心力寻找女儿,但几无所获。一年零四个月后,他踏上女儿一直工作的地方,亲眼看到了她极力奋斗并企图扎根的城市,但却见到了女儿令人心碎的一面。这是他第一次从内陆到沿海,2200多公里,他要绕过哀牢山,坐飞机穿越数个省份,但他无暇留意现代城市的灯红酒绿。王思丽的表哥说,王作生37个小时的行程,一路上始终静默无语。

不要再让子女固守乡土 父亲坚持让她读书

王作生上过初中,这在位于大山深处的西舍路村已经算是“有文化”了。照他的说法,这是楚雄最边远的村落之一,他去楚雄市区要过的哀牢山,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村里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农民。

王作生的家里种了12亩的烤烟,一年净收入只有三四万元,夫妻俩共同照看这份田地,供着两个孩子上了学。

比王思丽小一岁的弟弟上了昆明的一所技校,而她成绩稍微差点,只够读中专,但王作生打破村内狭隘的偏见,坚持让她读下去,“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我们见识已经远远落后于他人,我们不想再看到我们的子女们固守乡土”。

王作生说,村内人家的子女一般上不了高中就不会再继续读下去,“女的大多十几二十岁就嫁人了”,家人也曾经就婚事问过王思丽,但她似乎对未来有过畅想,“我还年轻,我要出去奋斗几年,以事业为重”。

王思丽的表哥李天玺说,没有人愿意呆在深山的村落里,“连到楚雄市都要走200公里左右的山路”,在城市里的见闻随时会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在他看来,思丽在楚雄市就学,其后的想法及对未来的期望自然顺理成章。

在福州打拼的六年时间里,除了第一年外,王思丽每年回去都会给家人带礼物,并在春节期间拜访七大姑八大姨,敬上孝顺钱。王作生说,此次女儿受伤,牵动了整个家族的心,但爱人要在家里照顾80岁的母亲,无法脱身,李天玺在昆明念大学,对城市熟稔,这次就陪着自己一起来福州了。

她是个晚熟的孩子 那是她第一次交男友

王思丽学过古筝,在茶室及夜场演奏过,她的弟弟王思龙告诉东南快报记者,姐姐小的时候有过明星梦,自己也买过电子琴学了起来,之后到福州学古筝,他丝毫不觉得奇怪,但他也不知道这种梦想在她身上留存了多久,姐弟分隔两地,每年只在春节的一个月里相聚,关于她的思想动态,包括情感,他几乎不了解。

在王思龙的印象里,姐姐天真得像个小孩,有时候甚至让他感觉不自在,“她逛街的时候老是挽着我的手”。

这个印象和王作生不谋而合,“女儿属于晚熟的孩子,交第一个男朋友也是2012年春节期间”。

2013年回家养病之后,女儿执拗要回福州,那天下着雨,一家人陪着王思丽到集镇买了第二天早上的车票,王作生陪着女儿住了一晚,次日清晨,目送女儿远去。

2014年2月16日,王思丽对弟弟王思龙的最后一次聊天,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告诉爸爸妈妈,不要担心,我过得很好。其后QQ再无上线。

再次见到便是一年多后的光景了,福州市铁路中心医院住院部内,王思丽在意识并不是特别清醒的情况下,断断续续讲述的那些经历,让王作生毛骨悚然,他有点疑惑,又带点怀疑。彻夜无眠之下,他想起了很多,家乡的草木山河,女儿的过往,她空间内充满悬疑的日志,她的聊天记录…………

深夜,隔着一米多的距离,王作生能清楚听到女儿王思丽微弱的气息,但22年来,这也许是他听过的最沉重的声音了。

显示全文

记者手记

那种担当叫父亲的肩膀

明天就是父亲节了。采访王作生的时候,我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我住在莆田的一个海岛上,有一年台风正面登陆,渔民彻夜保护着渔船,但还是没有几艘渔船在风暴之下幸免,我家也是。我或许永远也忘不了,暗黄的烛光之下,父亲因为对抗台风失败脸上写满的落寞,以及那不经意间捕捉到的,父亲近乎无望的叹息。

许多年之后,我在王作生的身上,也窥到此情此景。

18日下午5点,我们在机场接到王作生及李天玺时,天色骤变,狂风大作。即使已经提前沟通好,他们两人仍然对我们保持着警惕。

“在我们那边,经常有人刚毕业就被人弄进传销”,后来李天玺解释了为何一开始拒绝采访,不过,一路上经过我们不断的短信沟通,才最终释怀,并相信我们的善意。

采访的期间,谈到和女儿见面时的场景及女儿的诸多过往时,王作生会喘着气,眼眶滚着泪水。接近一米八的身高,配着松松垮垮的西服,在夜色之下,这单薄的身子,仿佛一个能被风轻易吹起的木偶。

在连续的数天报道里,我跟王思丽近距离聊过两次,问题涉及她的身世和伤势,但她意识混乱,所透露的离奇遭遇,以及前后矛盾的部分内容,让人几乎无法相信。

她的父亲王作生告诉我,女儿的心态完全变了,对悲伤似乎视而不见,“她明显受到了刺激”,王作生查看了女儿的空间日志,并把她的聊天记录复印了下来,从其中的内容推断,他觉得女儿可能遭遇了什么不测,以至于几近摧毁了她的活泼开朗。

王作生无意在外人面前表现柔软的一面。18日当晚,为了让他们更好地相聚,我们及早离开。

这一夜,王作生彻夜无眠,数次起身照顾女儿。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脑海里反复循环的画面,是那晚透过病房窗户王作生在女儿的床头边默默流泪的场景,这种失去一切的失败,与我当年所见的何其相似。但他跨越2200多公里,坚持1年多的不懈追寻,又让我不得不承认失败后面的那种担当,叫父亲的肩膀。

显示全文

现时正是荔枝大量上市的季节,可因贪吃荔枝导致“荔枝病”的患者也日渐增多。记者从我市部分医院了解到,最近医院接诊不少因为贪食荔枝而出现口腔溃疡、流鼻血、口腔黏膜发炎、头晕心慌、腹痛腹泻的病人。有些市民因为食用荔枝过多,嘴里还长了泡。

郭女士爱吃荔枝,今年荔枝上市后,每天都会买些来吃,连续吃了一个星期。不过,这几天她除了会喉咙痛,还经常感到头晕、手脚发冷、心慌、肚子疼,好几次感觉自己就快昏倒了。她怀疑自己得了胃病或者贫血。到中医院检查后发现,她的血压比正常情况要低,但没有发现患贫血、胃病的迹象。医生分析,她是贪吃荔枝引起的低血糖症状,俗称“荔枝病”。荔枝含糖量约为16.6%,大部分为果糖。果糖会刺激胰岛素的分泌,患者会出现头晕、心慌、昏厥等低血糖症状。

市中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王鲁闽介绍,“荔枝病”是季节性疾病,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很多患者来就诊,天气热时更多,尤其是那些空腹食用荔枝的人最容易患病。他提醒市民,鲜荔枝有较高的医疗价值,对身体虚弱、气血不足的病人很有益处。但传统中医有“一枚荔枝三把火”的说法,对于体质较差者,荔枝反而会加重病人体内的“虚火”,导致人体出现中毒症状,也就是常说的“荔枝病”。“荔枝病”的主要症状有头晕、出汗、面色苍白、乏力及心悸,部分患者会出现口渴、饥饿、腹痛和腹泻症状。

他提醒,成年人每天吃荔枝一般不要超过半斤,儿童一次不要超过5枚;不要空腹吃荔枝,最好在饭后半小时再吃。因进食荔枝引起低血糖者,要适当补充糖水,症状严重者应及时送医院治疗。

怎么吃荔枝才不上火?王鲁闽建议,把新鲜荔枝泡在淡盐水里,过一个半小时左右再吃,或者吃完荔枝后喝点菊花茶;将新鲜荔枝放于冰水,可减少上火。吃荔枝前喝点盐水、夏枯草凉茶或冬瓜汤、绿豆汤等对上火有预防作用。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被骗 汇巨款到北京

36万元,起初是分开的,写在两张存折里。存折上的名字是陈女士,今年56岁。

4月9日下午2点多,陈女士拿着存折到银行柜台,要转账到北京。这么大的金额,又是老年人,工作人员起了疑心,询问转钱的目的,对方是否认识。

“我转去北京买房子,转给我远房亲戚。”陈女士语气坚定。这些话,其实是电话里的“警察”教她说的。

晚上,陈女士才恍然大悟,她被骗了,电话里的“法官”、“检察长”、“警察”,都是假的。“我不想活了。”她哭诉。

21时许,陈女士的家人报警,厦门机场公安分局介入。

追查 账户只剩27万

根据警银协作机制,如果时间来得及,这笔钱可以被截在“路”上。

警方查明,36万元转到一张建设银行卡,半个小时后,又分别转进另外两张卡。

其中一笔5万元在境外被取走。剩下的31万元,又转进了另外一张银行卡,接着又分开到其他四五张银行卡。这些银行卡之间又互相交叉传递。警察查到一张卡就冻结一张卡,最终,31万元被冻结了27万元,只取走4万元。

收网 东莞逮住骗子

警方追踪到,犯罪团伙在漳州取款,闻到风声后逃往广东东莞。

该团伙在广东一分为二,一伙3个人,住在凤岗镇某小区,另一伙有8个人,住在另一个小区。6月13日12时许,专案组民警捣毁两个团伙,抓获11名嫌疑人。

经查,3人团伙中,领头人是台湾人曾某和福建尤溪人王某;8人团伙里,领头人是漳平人卢某。随着审讯深入,背后带出一个“黑吃黑”故事。

原来,曾某和卢某是合伙人,曾某占股60%,卢某占股30%。合作多次以后,曾某发现,卢某私吞钱财,两人遂闹翻,逃到广东后各自设立山头当老大。王某曾在越南参与诈骗,会操作改号软件,一直追随在曾某身边。

6月14日,机场公安分局出动20多名警力,将11人全部押回厦门。目前,11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一场误会,让吴女士误上了“黑车”,更倒霉的是,下车时,吴女士不慎将自己的电脑以及证件落在了车上,苦寻不回。近日,她拨打本报热线968820抱怨自己上个月的遭遇。

吴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她是从外地坐动车来到了厦门北站,本准备在火车站附近找个旅馆休息,转念一想,决定还是去岛内找家舒适的酒店。在吴女士左顾右盼之际,一位男子主动和吴女士攀谈,让她搭乘他的私家车走。“当时我也没多想什么,就上了车。”吴女士说,自己上车后问对方这是什么车,对方自称是“嘀嘀专车”。

不过,在吴女士抵达目的地后,下车不久她就发现自己将一台索尼的笔记本电脑,以及毕业证书和银行卡都落在了车上,“我立刻就报警了,又向酒店调取了监控。”在监控中,吴女士查到了对方的车牌号,但却无法与车主取得联系。而报警后,警方告知吴女士这可能是辆套牌车。吴女士说,接下去自己打算去法院起诉,通过法律途径拿回自己的东西。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做眼内容物剜除手术后会疼多久?

自从换牙后门牙变成地包天型

门牙种植牙多少钱一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