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穿过沙漠的小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5:57 阅读: 来源:电热炉厂家

唐姗问了我一个脑筋急转弯:一只小狗要穿过沙漠,带着足够的水和食品,但还是死在了沙漠中。请问,这只小狗是怎么死的?

我想破了头,也想不出答案,只好肥了她一支小奶糕,她才肯把我拉到路边的电线杆旁边,大笑着说:“那只小狗想嘘嘘,没找到电线杆,憋死了。”

唐姗是我最好的朋友,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常常拿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来敲我竹杠,把我搞得又白痴又没自尊。好在我是学计算机的,她得常常求着我修电脑,所以我们总是白痴轮着当,奶糕轮着买,而且我们还相约,将来有了男朋友,也要轮着使唤。

但我们都没有男朋友,我们只能轮着叹气,然后发飙:好男人都死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连来福这样的衰人也敢称帅哥?

来福是我们QQ群里一个很出名的写手,能找着的杂志上几乎都有他的名字,很多女生都想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但他总不肯贴照片给大家看,还放话说自己帅得冒泡,于是,我们就集体鄙视他。

不过,看在他长期给唐姗写稿的分上,我还是加了他的QQ私聊。

为了先杀一下他的威风,我拿了唐姗的脑筋急转弯来问他:“你要是知道那只小狗是怎么死的,我就承认你真的很帅。”

谁知这个死来福却哈哈乐了,说这么老的笑话也敢拿来考人,然后不等我骂回去,他已发过来一个新问题:另一只小狗过沙漠,它吸取了同伴的教训,带了足够的水和食品,也找到了电线杆,但还是死在了沙漠中。请问,这只小狗是怎么死的?

这真是个变态的问题,查完百度查谷歌,就是查不到答案,连一向智慧的唐姗也说不知道,我只好打电话问付莱。

付莱是我们小区出了名的早慧少年,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帅哥,就住在我对面的楼上。

从小学到中学,我们一直同学,直到上大学后才分开。那时,小区里的家长总拿他当榜样,让我们像他那样好好学习,年年拿第一。大学四年我没谈恋爱,就是因为心里老惦记着他。但大学毕业后,他却一直宅在家里,不肯出去工作,于是,一转身他又成了所有孩子的反面教材: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每天窝在家里让父母养,羞不羞?

他羞不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帅,打心眼里想和他在一起,但每当我流露出一丁点儿这样的意思,老妈连忙和我翻脸,然后就会用看透世事的口吻,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这样的男人再聪明,也只是小聪明,绝对成不了大器,除非那个女孩瞎了眼,否则他注定打一辈子光棍。

我不想瞎了眼,所以只敢拿他当邻居,当儿时玩伴,不过在心里,我总觉像他这样聪明的一个人,不该应在家宅一辈子,所以不上班的日子,我偶然背着老妈找他玩时,曾多次暗示他要上进一点,别老让人戳脊梁骨……但这个宅男却不仅不替自己着急,还总干一些不着调的勾当。比如今天,当我在电话里问他那只小狗是怎么死时,他却非要我站在窗口,对着他的房间连喊了三遍“付莱付莱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他才肯告诉我答案。

自尊抵不过好奇,为了得到一个答案,也为了不被来福羞辱,我还是放下淑女架子,站到窗前,对着付莱的窗口,大声地喊了三遍老鼠和大米的混账话。

付莱的虚荣心得到充分满足后,趴在他的窗口大笑着对我说:“第二只小狗找到的那个电线杆,是倒在地上的,所以这只小狗,也是憋死的。”

我在线上自得地告诉来福标准答案,正预备接受他暴风骤雨般的表扬时,他却慢条斯理地发来了第三个问题:第i只小狗也要过沙漠,它带了足够的水和食品,找到了电线杆,电线杆也是竖着的,但它仍旧死了。请问,这只小狗是怎么死的?

天哪,这是什么问题,为什么总和小狗过不去?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底洞。

仍是想破了头也想不到答案,只好再次向付莱求助。

付莱的虚荣心又一次被满足后,给了我一个答案:电线杆虽然是竖着的,但旁边却有另一只狗在收费。这第三只小狗只带了水和食品,没带钱,所以又一次憋死了。

原来每一只小狗的死法都相同,只是死因有异,估计还会有下一只小狗被憋死……

比这更严峻的是,老妈再次声色俱厉地跟我谈话,要我自爱自重,好自为之,否则就赶我出家门……因为这件事,老妈把许诺给我买一辆吉利熊猫的计划又往后推延了一整年,可怜我夏练三伏考到的驾照,如今只能压到箱底了。假如我是一只小狗,那一定不是憋死的,而是羞死气死的。

心里郁闷,无处发泄,约唐姗出来吃饭。唐姗问我吃什么,我气狠狠地说:红烧狗肉!

红烧狗肉没吃成,却有意外收获。

当我骂完来福促狭又骂付莱阴损时,唐姗却张大嘴,拦住了我的话头:“你是说,你们小区那个帅哥叫付莱?”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唐姗故作高深地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你不知道吧,QQ群里那个给我写稿的来福,他的真名就叫付莱。假如不出意外,他俩绝对是同一个人。”

知道了付莱并不是靠父母养的宅男,而是一个靠写作赚稿费的职业写手后,老妈终于勉强允许我可以和他试着交往一段。

但当我鼓起勇气,想要给付莱打电话,约他去看一场电影时,唐姗的电话却先来了。唐姗告诉我,她已经和付莱约着见了一面,他们一起吃了饭,还看了电影。然后,唐姗高兴地在电话里说:“这个付莱不只帅,还很绅士,看完电影本来就散了,但他硬是绕道先送我回了家,这样又帅又体贴的男生真是太让人心动了……”

唐姗还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眼前晃动着一只又一只在沙漠上跋涉,找电线杆的小狗。我终于确信,自己真的就是一直倒霉的小笨狗,找不着电线杆,是死;找着了电线杆,也还是死。难道,就没有小狗能过得了沙漠?

付莱和唐姗会不会发展下去,突然变得不重要,我心里关心的只有另一个问题:第四只想穿过沙漠的小狗会有怎么样的遭遇呢?

如果第四只小狗过得了沙漠,那么我和付莱之间是不是还有开始的机会?思前想后好几天,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在QQ上问来福:“第四只小狗过沙漠,它带了足够的水和食品,找到了电线杆,电线杆是竖着的,也没有别的狗在那里收费,可是,这只小狗也死在了沙漠中……你知道这只小狗是怎么死的?”

来福发过来一个赞叹的表情,然后说:“你的智商终于和小狗差不多了,都知道提问了,但却不知道答案对吧?想知道就去窗口,像以前喊过的那样喊三遍,我就告诉你。”

“去死吧你。”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毫不留情地把来福的名字拖进了黑名单。得不到爱情我不会死,但要被所爱的人一次又一次捉弄,我宁愿去死。

五分钟后,唐姗在线上呼我:“付莱让我跟你说——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纸,上面有六个字:此处严禁小便!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问了好几遍他也不说。”

也不知道哪里窜出来一股无名火,看到这样的答案后,我突然管不住自己的手指头,恶狠狠地回了唐姗一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们两个谈恋爱,严禁我插足。”

事情在我和付莱、唐姗双双绝交后突然有了转机。

唐姗发来手机短信:第五只小狗过沙漠,它带了足够的水和食品,找到了电线杆,电线杆是竖着的,没有狗在那里收费,电线杆上更没有“严禁大小便”的告示,可是,这只小狗也死掉了,请问是怎么死的?

我很想说这只小狗是笨死的,但明知这不是答案还要这样说,岂不是等于说我自己笨得要死?所以犹豫再三.我给唐姗回短信说:“反正都是死,爱怎么死就怎么死吧,拜托以后别再用这种问题刺激我,我已经比那只小狗先死了。”

但唐姗铁了心要刺激我,不管我是不是已经和她翻脸,仍旧不屈不挠地发短信骚扰我,说我误会她了,她和付莱根本就没开始呢。她一而再再而=i地让我好好想想,第五只小狗是怎么死的,还说这个问题事关我终身幸福,不能马虎对待……唐姗到底是当编辑的,把一道破脑筋急转弯问题上升到如此高度,真亏她想得出来。

我想啊想,想得头比拖把都大了,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只好在唐姗发来第N条短信之后,向她服了软:“我想不出来,你告诉我答案,我就和你恢复邦交。” 见我回了短信,唐姗如蒙大赦,马上屁颠屁颠打电话过来:“第五只小狗是这么死的——就像人住宾馆要带身份证,这一回啊,在那个电线杆旁嘘嘘需要查验狗证。这只小狗没有狗证,所以又被憋死了!”

“可是,这跟我的终身幸福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要谈恋爱还得先给自己办个狗证不成?”

唐姗大乐:“你啊,真是一只笨狗狗。付莱说,他的稿费已经足够买一辆小汽车了,但他是个宅男,根本用不着,所以他跟我说,他打算把车送给那个已经考了驾照的人。”

“可是,这又关我什么事?”

“你不是早就考到驾照了么?付莱跟我说这些,其实是在委婉地拒绝我,他心里装着的人,一直都是你。还有啊,他说让你在窗口喊那个什么老鼠什么大米的,其实是想向你暗示一下自己心里的想法……”

放下唐姗的电话,我马上给付莱发短信:第六只小狗过沙漠,它终于得偿所愿,顺利地“嘘嘘”了,可是,它还是死了……请问,为什么?

这一次,付莱不敢再捉弄我,而是很诚实地回答说不知道。

等了这么久,终于赢了一局。我举着手机,高兴地跑到窗前,对着付莱的窗户大声喊道:“笨蛋,第六只小狗是幸福死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