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地方政府求资若渴城商行成提款机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5:10 阅读: 来源:电热炉厂家

地方政府“求资若渴” 城商行成“提款机”

经过一年多的沉寂,地方政府和地方平台融资再度"热闹"起来,而这一回,城商行则成为主角。

从今年5、6月开始,在"保增长"的背景下,各地方政府陆续推出经济刺激措施,由于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平台贷增长缓慢或明显收缩,城商行便成为"钱紧"的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的座上宾。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包括北京银行、江苏银行、北部湾银行、齐鲁银行等在内的超过10家规模较大的城商行,与地方政府或平台公司签订了授信协议,授信规模动辄上百亿乃至数百亿元,甚至连一些刚刚成立的农商行、小型城商行亦活跃其中。

在平台贷风险仍未得到有效化解之际,地方银行的举动令人担忧。而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目前对地方政府平台贷还是比较谨慎,但在地方政府和自身发展需要面前,城商行不得不积极投身其中。

平台贷潮起

9月5日,洛阳市政府网站出现一条消息:9月4日,洛阳市政府与中国银行河南分行签订协议,2012年~2014年,该行将为洛阳提供不低于630亿元的意向性授信支持。

中国银行不是第一家投向地方政府"怀抱"的银行。今年6月以来,为了保增长,各地政府陆续推出投资计划,而交通、市政、保障房等成为其中重头。在此情况下,沉寂了一年多的地方平台融资也再次"井喷"。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进入6月份以来,先后有20余家银行与地方政府或平台公司签订融资或授信协议。

由于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明哲保身",城商行和小型股份制银行,在此轮地方政府融资热潮中,开始扮演主角,出手之大方丝毫不逊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

以烟台银行为例,8月29日和7月18日,该行分别与烟台高新区管委会、城管局签订20亿元、10亿元授信协议。而截至去年末,该行总资产刚刚突破300亿元。作为城商行中的"小个子",烟台银行还不能与资产规模较大的城商行匹敌。

今年6月,北部湾银行与柳州市政府签订协议,今后3年该行将向当地授信100亿元。此后,该行还与钦州市政府、南宁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等签订了类似合作协议。此外,广东南粤银行、上海银行、天津银行也与当地政府或平台公司签订了额度超过百亿元的授信协议。而上海银行仅对上海城投一家的授信就达到200亿元。

作为资产规模超过万亿的全国最大的城商行,北京银行的"胃口"或许更大。今年上半年,仅在天津滨海新区,北京银行就与滨海新区签订了高达500亿元的意向授信协议,用于重点支持滨海新区企业和项目建设。

除了城商行,一些小型股份制银行也不甘落后。在浙江省委省政府8月23日举行的扩大有效投资推进大会上,浙商银行一口气与杭州交投集团、杭州铁路投资公司等多家企业签订《银企合作协议》,并为杭州铁路枢纽东站扩建工程等重点项目提供56亿元意向性融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优质贷款客户资源匮乏,一些刚刚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的农商行,与"求资若渴"的地方政府一拍即合,大手笔签订信贷支持协议,其中不乏一些县级政府和农商行。

8月31日,河南伊川农商行与伊川县政府签订协议,今后3年该行将每年分别投放10亿元、12亿元、13亿元信贷资金,用于支持当地城镇化、"百项重点工程"等项目建设。此外,6月中旬,徽商银行合肥分行也与安徽省庐江县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隐秘路径

公开信息显示,在上海、杭州等地,地方政府融资的资金使用方向比较明确,授信协议也是由融资平台与银行直接签订。

以浙商银行为例,授信对象包括杭州交投集团、杭州铁路投资公司等平台公司。这两家公司分别承担杭州市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融资、建设和运营管理,及杭州钱江新城管委会旗下的铁路投资和城东新城建设任务。

上海银行的200亿元授信对象为上海城投及其成员单位;7月27日从兰州银行等贷款155亿元的兰州国资投资(控股)建设集团,则是兰州市北二环二期工程建设、投资主体单位;齐鲁银行在当地签订的授信协议,对象则是济南市城建集团。

然而,不少城商行与地方政府签订的授信协议则未公布具体对象。但从资金使用方向来看,几乎全部集中于保障房、城市基础项目、土地储备整理、园区工业建设等领域。

据烟台银行官网资料,其20亿元授信,主要是用于支持烟台高新区保障性住房、优势重点项目、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等,但并未公布具体项目和融资单位。

"高新区的20亿主要是投向高新区的保障房、新农村建设等方面,不是一次性发放,也不是直接给高新区管委会,怎么用也还没有分配。管委会有一个平台,会向我们推荐一些项目,我们再进行筛选。"烟台银行一位高层告诉本报记者,和烟台城管局签订的10亿元授信协议,则用于烟台城管局下辖的新水厂、污水处理厂项目建设。

南粤银行、北部湾银行等亦是如此。公开资料显示, 南粤银行与湛江市政府达成的100亿元授信,将用于该市土地整理储备、市政建设、保障性住房等领域。北部湾银行对柳州的100亿元授信,也是用于当地保障房建设、旧城改造、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建设等领域。其与钦州市政府达成的授信协议,则是双方将在中马钦州产业园区、重点工业项目、滨海新城建设等方面开展合作。

对此,西部一家城商行高层告诉本报记者,地方政府现在对融资平台的操作非常谙熟,很多平台公司做着融资平台的事,但是不以融资平台的形式出现,而是冠以其他名目以掩人耳目。

被裹挟的城商行?

有研究机构估算,今明两年,到期的平台贷规模分别为1.84万亿元和1.22万亿元。未来一段时间,一些资金不充裕的地区,面临沉重的还贷压力。而平台贷余额较多的城商行,也面临着极大风险。

如烟台银行,截至去年末,该行总资产刚刚突破300亿元,仅7、8月两项贷款即占其总资产的10%,而在贷款总额中的占比势必更高。而成都银行的平台贷一度占其贷款的三成以上。一旦发生风险,对这些城商行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而一些规模较大、占比较低的城商行的平台贷规模,也不可小觑。公开数据显示,北京银行今年上半年的平台贷余额597亿元,虽比去年同期有较大下降,但占比仍达13%。而重庆农商行平台贷占比则出现上升,据该行行长谭远胜公开表示,今年上半年,该行平台贷较去年末增加了30亿元。

但多数城商行对隐藏的风险选择了沉默,并未公布其平台贷数据。上述西部城商行高层透露,地方政府为了避人耳目,负责投融资的平台公司名称中,不再冠以当地行政区域名称和常用的建设公司、投资公司字样,而是改一个中性的名字,究竟有多少资金流入融资平台,只有地方政府最清楚。而这更增加了平台贷的风险。

烟台银行高层透露,对于政府和融资平台贷款项目,政府设立了风险补偿基金,如果贷款发生风险,政府会承担一部分,剩下的则由贷款的公司承担。"现在地方政府通行都是这么做的。"

亦有城商行人士表示,地方政府和平台公司贷款,只是表面上的热闹。"现在大家对平台贷都很谨慎。动辄几百亿的授信合作,很多都是噱头,最终可能难以落地。"上述西部城商行高层说。

深圳一家股份制银行中层人士此前也告诉本报记者,对于平台贷,银行更倾向于有现金流覆盖、较优质的项目。

平台贷虽能获取一定收益,但对银行来说,未必是最划算的买卖。北京银行8月对其第二大股东北京国资公司授信25亿元,利率即在基准基础上下浮10%,担保方式为信用。而江西高速集团今年获得的两笔贷款,利率分别为基准利率打八折、七折。

既然如此,城商行为何对平台贷仍有如此热情?

"我们要在当地生存,好项目当然要积极参与,但有些项目也不得不做。"一位城商行人士说。

在上述西部城商行高层看来,地方政府庞大的投资计划需要大量资金,地方政府对国有银行和股份银行控制力有限,这些银行眼下平台贷增长缓慢甚至萎缩,城商行就成为最好的资金来源。

他说,随着改制、重组的完成,地方政府对城商行的股份逐步稀释,丧失控股权甚至持股极少,但其对城商行的影响力依然非常强大。地方政府现在很少直接通过行政命令对银行发出要求,但却大量运用政府资源来制衡银行。银行对当地经济支持力度大,获得政府政策倾斜亦多,对当地经济支持小,享受政策倾斜可能性就小,甚至遭到"惩罚"。

"某家银行在当地的贷款余额和新增额多,财政存款就会多存在你这里,如果你贷款新增或余额少了,就减少对你的存款,再直接一点,就直接把开在你这里的户头撤了。"这位城商行高层表示,城商行要在当地生存,就不能不支持当地政府。

alevel课程补习

补习ib

alevel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