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交易所监管真空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4:31 阅读: 来源:电热炉厂家

交易所监管真空

投资者除了要承受市场波动风险之外,还要提防交易以外的风险  有创新,就有风险。  随着各地交易所的兴起,各类风险事件层出不穷,而这些风险事件时刻提醒着投资者,进入电子市场,除了要承受市场波动风险之外,还要提防交易以外的风险,而现在很多交易所创新领域还属于监管真空地带。  风险频发的电子交易市场  2008年7月,华夏商品交易所总裁郭远峰携妻女卷款1.7亿元外逃美国。同期,“世纪黄金”的诈骗案也“横空出世”,该机构设立了20多家代理机构,涉案金额高达近600亿元。  2009年,沂蒙山花生电子交易市场突然发出通告停止交易并对所有合约执行集中代为转让,令许多交易商蒙受损失。  今年9月23日对于山东标金投资公司的投资者又是一场噩梦,当日全球黄金、白银分别暴跌了5.85%、17.76%,而在这关键时刻,该公司交易系统却以维护设备为由停盘。直接导致持多单的多数客户无法正常平仓或对冲,出现上千人集体爆仓现象,这家公司注册资金500万,而这次爆仓就让投资者亏损近千万。  同样是今年,天津文交所也遭遇诉讼风波。北京邦道律师事务所主任武绍智此前对媒体透露,受七八位投资者委托将以文交所单方频繁、随意变更交易规则,以及格式合同中的交易风险没有提示到位为由起诉。  天津文交所“朝令夕改”确实属实。2011年初开户门槛是5万元,但3月份起门槛直接提高到50万元。之后,由于面临诸多质疑而暂停新品发售。  7月1日天津文交所“二次开张”,但在进入门槛、申购政策、调整价格涨幅和增加特殊处理制度等方面进行了新的规定。投资门槛提高至100万元;在申购方式上,由过去的定价申购改为竞价、定额申购。  此外,日涨跌幅限制上也做了较大修改。此前的15%的日涨跌幅大幅调整至5%,还增加了特殊处理制度——艺术品份额在20个交易日内,累计出现6次涨停或跌停就将被特殊处理。特殊处理后,日涨跌幅由5%进一步下调至1%;交易模式也由“T+0”变为“T+1”。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对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表示:“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目前正处于‘没人管,没法管’的无法无天状态。‘没人管’是指没有监管部门,‘没法管’是指没有监管办法,没有出台相应管理办法,各级地方很积极,却对其中的风险没有清晰的认识。”  做市商涉嫌对赌?  交易规则中最具争议性的是,一些贵金属交易所采用了做市商交易机制,较具代表性的是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天通金”以及即将开始交易的昆明泛亚黄金交易所的泛亚黄金。  所谓做市商模式就是买卖双方不需要等待交易对手出现,只要有做市商出面承担交易对手方即可达成交易。东海期货研究所所长邱海翔表示,做市商制度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市场的流动性。  据天通金某综合会员的经理介绍,“这种交易模式的优势是能快速交易,不会出现因为没有交易对手而无法成交的现象。”  然而这种交易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每个时间点客户多空观点不尽相同,但是一旦出现比较明显的单边行情,客户多空双方的头寸很可能出现失衡的现象。这使得客户的直接对手盘——“天通金”的综合会员手上的逆势净头寸大幅增加,而根据交易所的规则,综合会员可以向特别会员对冲相关风险,即逆势净头寸最后留在特别会员手上。这就形成了投资者与特别会员对赌的局面。  然而特别会员如何对冲手上的风险呢?是否需要到国际市场对冲呢?对此上述经理神秘地表示:“这个是银行和交易所的事情,投资者就不用担心了。”  此前,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总经理助理闫可向媒体否认交易所及会员在海外进行任何交易。  然而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显然没有做市商的资质,“做市商资金必须足够雄厚,有很强的经济实力,目前四家特别会员,每家注册资本仅为2亿元。一旦遇到系统性风险,如果做市商没有履行职责,没有对冲掉手上头寸,则形成了和投资者对赌的局面。在没有监管部门监管的情况下,风险就会集中释放出来,那时携款潜逃的案例可能又会重演。”  无人监管?  胡俞越强调,金融创新不能误入歧途,很多市场交易的品种,违反了自身的规律,不应该把个性化的艺术品放在市场上进行充分的交易,现在买画的人连画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这不是胡来么?“我用击鼓传‘画’、名‘画’无主来形容这个市场。”  “目前市场对份额化的理解过于天真。”中国文化产权交易所筹备组负责人彭中天对记者表示,艺术品应该首先是产权化,然后是金融化,最后才是证券化。“目前艺术品作为一种资产还没有得到国家认证,产权化的道路都还没有走完,更不用谈金融化和证券化。”  彭中天还指出,目前的文交所缺乏必要的基础,在文化产权明晰、坚定评估、担保和托管等一系列中间环节都还没有配套的情况下,贸然走份额化,肯定存在风险。“一幅画的产权认定都还没有明确,如何公开发售?”  “山东标金事件”之后,烟台市金融办副主任张绍文对本报称,目前金融办的职能还不完整,仅仅是市政府的一个科室,这方面的监管职能尚不具备,至于由哪个单位负责监管该类项目,张绍文表示他也不了解。  邱海翔告诉本报:“体制内的期货交易所属于场内市场统一归证监会管,而采用期货交易模式的中远期电子市场却一直处于监管的真空地带。”  2007年4月15日实施的《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对变相期货定义如下,任何机构或者市场,未经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采用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同时采用以下交易机制或者具备以下交易机制特征之一的,为变相期货交易:1。为参与集中交易的所有买方和卖方提供履约担保的;2。实行当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和保证金制度,同时保证金收取比例低于合约(或者合同)标的额20%的。  因此不少电子市场的保证金踩着20%的红线,如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下的生猪与银花品种,贵阳大宗商品交易所的黄磷,上海石油交易所甲醇、燃料油等品种的交易保证金比例都在20%。  邱海翔表示:“保证金比例在20%以上,证监会就不管了,很多中远期的电子市场保证金都是20%,这样的交易所报批商务部就可以了,商务部监管不了这么多,主要依靠地方政府。即便商务部监管,监管强度肯定不能和证监会比。”  “监管的确也存在难度。成立的时候,地方政府为了吸引资金纷纷鼓励。一旦出了问题,就说不清该谁管。因为这些交易所有企业属性,而企业的行业性质又不清晰,它们不属于期货,也不能根据交易的品种划分行业属性,因此监管就有了难度。”邱海翔说。  目前各地文交所的监管方也不明确,上海、郑州和天津文交所曾明确表示隶属当地金融办管理。但彭中天指出,在没有统一的模式之前,不可能会有监管和立法;只有有了统一的模式之后,监管和立法才会到位。“目前应该观望、鼓励、容忍,同时要控制风险。”  而某家文交所总经理也对记者表示,任何一种金融创新都是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只有发展成熟了,统一的监管才会应运而生。

alevel培训

ib考试时间

alevel一对一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