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学生下乡当村医为基层医疗带来新活力0

发布时间:2021-01-21 06:42:46 阅读: 来源:电热炉厂家

2010年6月8日,中国政府网公布了名为《关于开展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的实施意见》的文件。“大学生村医”这个乡村医生的新群体开始为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事实上,此前我国有多个省份已启动了“大学生村医”计划,有定向培养“大学生村医”的,有从大学毕业生中直接选聘的,也有送原有的乡村医生进入大专院校再培训的。在各地的积极努力下,“大学生村医”正在成为基层医疗队伍的新生力量。

近日,本刊记者深入浙江、安徽、河北、黑龙江和山西等地,对这一新群体展开调研,了解他们所带来的改变,倾听他们的诉求。

村民信赖的“大学生村医”

4月13日,早上7点多,25岁的沈杰准时从家里出发。步行约10分钟,就到达了他的工作单位——浙江省德清县洛舍镇三家村社区卫生服务站。与沈杰一道前行的记者看到,几位早起的老人,已经在诊所门口等他了。沈杰的每一天差不多都是这样开始的。

沈杰就是三家村人。2009年6月,他从湖南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大专毕业,恰逢德清县卫生局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大学生村医”,便报了名,并顺利通过了考试。随后,当地卫生局和洛舍镇卫生院将他派到了三家村,当上了一名“大学生村医”。

三家村社区卫生服务站的主要服务对象是村里的近4000名村民。对于那些患有高血压、气管炎等慢性病的老人们来说,隔几天就到社区卫生服务站来串串门子、说说话,量量血压、开些药,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配的药吃完了,或者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就会过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笑着对记者说,打沈杰小的时候就认识他,熟悉得就像自家孩子,找他看病特别放心。

4月14日,经过2个小时的奔波,记者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蜚克图镇新富村见到了“80后”乡村医生汪洋。2000年卫校毕业后,汪洋就回到家乡与母亲一起从事村医工作。2011年,汪洋通过了省里“乡村医生培养计划”的考试,现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就读。

“自从上大学学习中西医结合专业后,只要回家,就一定会跟妈妈探讨怎样更好地为乡亲们治病。”汪洋说。

通过学习,汪洋摸索出一种治疗方法:患者打点滴时,根据需要配合针灸。这样做治疗效果更好,还能给农民省不少钱。去年冬天,村里一个10岁的孩子得了胃肠炎,又拉又吐,连续打点滴几天都不见好转。汪洋用自己探索的方法治疗,孩子的病情明显好转。治疗的人多了,汪洋的名声慢慢也大了,现在不仅本村,连外村村民也慕名前来找她看病。

今年45岁的村民宋波去一家大医院看胃炎,但被昂贵的药费吓得没拿药就回了家。“我们村医上了大学,既懂中医又懂西医。我到她那儿抓中药,花了200元钱就给我治好了。而且还能给赊账,钱等我们家卖了苞米再给她都行!”

记者手记:在各地采访,我们发现像沈杰、汪洋一样的“大学生村医”还有很多。这些年轻人服务态度好、水平高,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已经赢得了广大农民的称赞和信赖。

为基层医疗带来新气象

记者在三家村社区卫生服务站了解到,在沈杰来之前,这儿已经有3名村医,其中两名已经66岁、67岁,早已过了退休年龄,但因为招不到合适的村医,所以就一直续聘着。

卫生服务站缺人,村医们常常一个人要顶几个人用,既要看病,又要划价、收费和配药。但累还不是问题,对老村医们来说,不适应新技术所带来的改变才是最大的苦恼。自从基层卫生服务机构实施基本药物制度之后,收费、配药都必须在电脑上操作。老村医们不怕看病、挂针,但最怕用电脑,这对文化程度不高的他们来说,实在有些勉为其难。这一切,沈杰却驾轻就熟。

沈杰来后,承担起了近一半的公共卫生服务任务。村里的316名高血压患者,近百名心脏病、糖尿病、肺结核和精神病、胆囊炎患者,孕产妇和新生儿……都是他的服务对象。

下午稍微空闲一点,记者跟他去随访服务对象,看他利落地给村民做检查,听他细致地给村民讲服药知识、注意事项等,回来后,则迅速地把随访记录输入到和上级卫生机构联网的电脑里。

今年44岁的三家村村民章文妹对沈杰赞不绝口:“‘大学生村医’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在医学科学知识方面肯定比老村医们强。”接近退休年龄的老村医姚官林也高兴地表示:“年轻人素质高,进步快,相信他很快就能胜任这份工作!”但沈杰认真地对记者说:“老村医都是一宝,他们的工作经验、实用技术都是我没法比的,我要好好向他们学习。”

自1988年就开始在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沈庄村卫生室工作的申现民是一名临床经验丰富的乡村医生。他说,随着社会的发展,农民看病出现了新特点。他们感觉哪儿不舒服,自己会先上网查资料。来到村卫生室后,往往问一些非常专业的医学问题,你要是答不上来,人家以后也不信你了。“省里选聘的‘大学生村医’王金凤虽然临床经验不如我,但医学理论知识很扎实,我还常常需要向她请教才能解答老百姓提出的问题,真是后生可畏呀。”

记者手记:相比于老村医,“大学生村医”理论水平高,知识更全面,确实给基层医疗带来了崭新的气象。但老村医们的实践经验也是非常宝贵的。两者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将会大大提高基层的医疗水平。

迅速成长的“大学生村医”

“在大学学习的经历对我来说真的十分宝贵。”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阿什河街南城村卫生所,记者见到了“大学生村医”孟阿娜。尽管毕业已经整整两年,可提起那段难得的大学经历,阿娜依然显得十分兴奋。几年前,她和丈夫许世广一起参加了省里的“乡村医生培养计划”,经过培训和学习,他们由卫校毕业生变成了“大学生村医”。

学成归来后,乡亲们更加信任孟阿娜夫妻。每年,这个小诊所有近万人次的门诊量。在广阔的农村,他们迅速成长为“名医”。甚至一些老患者后来搬到城里居住了,还要让子女定期开车送回村里看病。

毕业于河北大学的河北省三河市“大学生村医”王金芳说:“我有一些同学在市里的大医院工作,他们目前只能写药方,或者做一些杂事,而我现在已经可以运用自己所学的知识给村里的百姓看病了。我们专业学医的人理论水平不成问题,关键是临床经验。直接给人看病比什么都重要。”王金芳说。

洛舍镇卫生院院长褚明华说,乡村对“大学生村医”求之若渴,他们来后锻炼机会多,业务能力会迅速得到提高。一些大学生来了没有几年,就已经成为老村医们的得力助手,有的甚至已经开始独当一面了。

记者手记:在“大学生村医”给村民提供服务、为基层医疗带来新气象的同时,乡村也为“大学生村医”的迅速成长提供了良好条件。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到这支队伍中来。

大学生从医的“乡村道路”

记者调研发现,目前已有不少省份在积极实施“大学生村医”计划。各地根据实际,探索出定向培养“大学生村医”、从大学毕业生中直接选聘、送乡村医生进大专院校学习等机制。通过这些机制,“大学生村医”在各地大量涌现。

现有村医的“华丽转身”

在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办公室里保存着一块大理石牌匾,上面写着“感谢母校,取得真经”,送牌匾的是走进高校接受培训并获得学历的村医。从2007年起,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招收农村在编在岗的村医进行成人大专学历教育。至今已经招收1900人,有448名毕业生取得了大专学历,回到农村继续为农民服务。

合肥市淝河镇平塘王村卫生站村医许霞在到校学习之前,已经在村医岗位上工作了16年。她告诉记者:“我是卫校毕业的中专生,在工作中常常感觉知识不够用。农村卫生院人手少,走不开,总算有机会到这里来学习,我很珍惜。”

据安徽省卫生职工培训中心副主任鲍道林介绍,针对农村医疗卫生人员学历、水平偏低问题,2007年,安徽省卫生厅、教育厅等五厅委联合发文,决定开展面向农村在岗卫生技术人员的成人大专学历教育,为农村卫生技术人员岗位成才搭建平台,也为他们从乡村医生向执业医师过渡创造条件。

据悉,这一招考采取单独命题、单独组织考试、单独录取的方式,被录取者半脱产学习,毕业时获得注明“农村”字样的成人大专毕业证书,在省内农村卫生专业技术岗位上享受专科学历待遇。“不参加全国成人教育统考,不考语数外,只设专业和专业基础两门考试科目,这样的低门槛再加上量身打造的培养模式,吸引了许多乡村医生,报考人数逐年增长。”鲍道林说。

对这些特殊的学生,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采取了自学与集中相结合的教学模式,每学年安排1500学时,其中600个到700个学时采用集中面授的方式,每个学期集中20天。在这20天中,白天晚上连轴转,课程排得很满。而安徽省为了鼓励乡村医生入学再培训,还在毕业时为每名学生发放2000元的补贴。

“我们在教学中突出为农村服务的特色。”鲍道林介绍说,这主要体现在以岗位需求为基础,强调针对性和实用性。比如取消了英语课,增加了如何处理医患纠纷等内容。学生们普遍反映,这些教学安排不但对他们实际工作帮助很大,而且也能提高他们参加执业医生资格考试的能力。

安徽省卫生厅科教处副处长陈建中说:“目前安徽省12万乡村两级卫生人员中有大专以上文凭的不足两成。通过‘回炉培训’提高乡村医生的学历层次,使他们掌握更多的实用医学技能,培养出更多的‘大学生村医’,是我们推进农村医改的重要探索。”

“大学生村医”如何留得住用得好

“大学生村医”规模虽然还不是很大,却已经成为基层卫生战线的一支生力军。如何用好、留住这些“大学生村医”,成为各地面临的新课题。

“大学生村医”的成长烦恼

记者调查发现,在许多地方,“大学生村医”报考踊跃,浙江省近年来的定向委培生考试、录取比例更是达到了6:1。

“大学生村医”热心服务基层,但同时他们也面临一些成长的烦恼。

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张庄镇贾家掌村“大学生村医”张晓琴告诉记者,除了每个月去乡卫生院学习四五天外,一般没有其他培训。知识没法更新是她比较担心的事。

而最影响“大学生村医”队伍稳定的,则是发展机会、待遇和编制等方面的问题。浙江省卫生厅科教处处长曹启峰说,“大学生村医”一般无事业编制,收入也不高,一些地方的“大学生村医”还面临聘约到期后的二次转岗问题,面临如果无法考出执业医师资格证则会被解聘的风险。

24岁的河北“大学生村医”刘宁告诉记者,在这里主要是学习,服务期满后她打算贷款自己到县里开个私人诊所。

提高待遇加强“硬件”

业内人士认为,提高待遇、加强保障,是吸引优秀人才投身基层、扎根农村的关键。如果能够在乡镇为那些符合条件的“大学生村医”解决事业编制问题,使得他们有身份,收入又有一定的保障,这些人会有更大的决心在基层工作。

为鼓励大学生到基层工作并留住他们,河北省《2011年“大学生村医”计划实施办法》规定,“大学生村医”在岗期间,比照当地乡镇从高校毕业生中新录用公务员试用期满后的职务工资、级别工资总和确定工作补贴标准。工作津贴、生活补贴,与当地乡镇从高校毕业生中新录用的公务员同等待遇。工作安置费每人2000元。并按照当地对事业单位的规定,参加相应社会保险。在建立了补充医疗保险的地方,应在参加社会医疗保险的基础上,为其办理补充医疗保险。聘用到期考核合格的,可免试入读成人高等学历教育专科起点本科教育院校;3年内报考省属高校硕士研究生的,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

为有效落实相关政策,河北省还特别规定,“大学生村医”在岗期间的工作津贴、生活补贴及缴纳社会保险等费用,由省市县三级财政按1:1:1的比例共同负担。工作管理经费由同级财政负担。

关于“大学生村医”关心的编制问题,一些基层工作人员建议,对于考试合格上岗的“大学生村医”,可与乡镇卫生院人员一起实行优胜劣汰的工作机制。有执业助理医师以上资格的“大学生村医”,可与乡镇卫生院的人员竞争上岗。这样既可调动“大学生村医”工作的积极性,使没有取得职业资格的“大学生村医”积极考取职业资格,提高自身综合素质和服务农村医卫工作的能力,又可打破乡镇卫生院工作人员的“铁饭碗”,促进人员流动,提高工作效率。

专家还建议,应尽快建立三级分诊制度,确保病人有序流动,让“大学生村医”有门可守,增加他们实践锻炼的机会。探索实行自下而上的人才招聘体制,增加“大学生村医”向上流动的空间。

更新知识提升“软件”

医学专家表示,当今世界知识更新的速度正明显加快,“大学生村医”的知识结构和知识体系也需要不断更新。应通过多种途径为他们创造更多的学习机会和条件,只有这样才能持久用好“大学生村医”这一宝贵的资源。

张晓琴说:“我们现在正通过一些‘大学生村医’QQ群来进行资料共享,对一些病例进行业务研讨,进行自我培训。”

而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学校专门将部分课程及讲座课件上传网络,保证“大学生村医”在农忙时节也能进行远程学习。此外,学校还开设了“县级以上医院骨干中医师”培训班,今后将通过骨干医师导师制这一方式,与“大学生村医”建立长期联系,在业务上予以指导,骨干中医师将按照中医“师承”方式,为“大学生村医”传授知识,答疑解惑。

据介绍,安徽省也规划了“大学生村医”毕业后的继续教育,按照地理位置分布,依托大学教育基地资源,安徽省计划建设50个左右的“大学生村医”培训基地,负责“大学生村医”和原有村医的继续教育,并建立对口支持网络,安徽省的5所本科院校将划片进行对口村医在岗技术指导,3年一个周期,实施理论培训、实践培训,并实行导师制,推进技术辐射和业务联合。(张乐任丽颖熊琳鲍晓菁刘翔霄)

小小三国2破解版

英雄传奇

跳棋单机版

相关阅读